■ 宏觀大勢
  金磚銀行最重要的任務不是打破什麼世行和IMF的世界金融體系,而是如何在金磚國家中達成金磚銀行的運轉原則認識。
  巴西當地時間15日,5個金磚國家發起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5國平均各出資200億美元,並設立一個儲備資金池。金磚銀行總部設在上海。有輿論稱,這是金磚國家或者說發展中國家首次採取明確行動重塑由歐美主導的國際金融體系。
  過去十年,廉價美元流入新興市場助漲了金磚五國的經濟繁榮,可去年開始美國重現收緊貨幣政策的意思,大量資金回撤,給新興市場帶來極大的衝擊。如果那時有金磚開發銀行和金磚儲備資金池,就會多少緩解金磚國家和其他新興市場的一些壓力。
  現在金磚五國之間的內部貿易往來便占有全世界17%的貿易總量,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投資每年有超過1萬億的資金需求,但世界銀行加上所有渠道給予的資金總額大約僅有1500億美元。因此,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的建立是適時的。
  並且,因為金磚銀行的建立,使我們更能寄望於新的國際貨幣的出現,寄望於國際貨幣的多元化。
  金磚銀行總部設在上海,對中國對上海的發展也是一個有力促進。上海作為中國建設中的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航運和貿易中心,具有國際貿易和國際結算的獨特優勢,上海自貿區的改革,未來數年上海將成為人民幣全球交易清算中心。把金磚五國開發銀行總部設在上海,在國際舞臺上展現中國新興大國的形象,把中國發展的經驗、優勢、機遇與成員國共享,以促進世界經濟發展。
  不過,金磚銀行成立的意義再大,也只是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補充,而不是代替。更重要的是,金磚銀行的前景如何,還有待觀察。
  首先,金磚銀行需要得到每個金磚國家立法機構的批准,這可能需要數年時間。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這個銀行建立在什麼基礎上的?有人提出,金磚銀行的關鍵是信任,但信任是需要一個共同的認識做基礎的。現行的以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核心的國際金融體系基本上是以華盛頓共識為基礎,中俄兩國基本上不承認或者說有條件地承認華盛頓共識。金磚五國政治經濟社會制度差異很大,就是各自的貨幣和經濟貿易的開放程度也有很大差別。俄羅斯經濟的市場開放程度不如中國;中國的經濟實力和國際貿易量大過印度許多,但人民幣的國際化程度卻不如盧比,等等。
  世界銀行為世界各地的開發項目提供資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是那些無力支付外債國家的最後貸款人。多年來當IMF對需要幫助國家準備伸出援手時,總是要求相關國家的政府實施嚴格的預算控制才能獲得援助。由於各國實際情況不同,不是每一個要求幫助的國家都能達到IMF的要求,因此世行和IMF多年來飽受發展中國家詬病。
  雖然,金磚銀行與世行、IMF不同,金磚銀行中經濟體量最大的成員國——中國在儲備資金池出資410億美元,只有權動用其一半,而出資最少的南非卻有權動用其出資50億美元的兩倍。可是金磚銀行及儲備資金池畢竟不是一個單純的援助機構,說到底金磚銀行也是一個商業機構。
  所以,現在的金磚銀行最重要的任務不是打破什麼世行和IMF的世界金融體系,而是如何在金磚國家中達成金磚銀行的運轉原則認識。
  □鬱慕湛(財經評論人)  (原標題:金磚銀行前景取決於對運轉原則的共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j43ljbvkl 的頭像
lj43ljbvkl

藝術設計

lj43ljbvk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